手越祐也 不要不急。 清穿七福晋_番外四(1/2)_旧时光文学

Fw: 【閒聊】 手越退社記者會

手越祐也 不要不急

百度搜索 大唐坑爹穿越系统 天涯 或 大唐坑爹穿越系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李祐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鲁智深自然不好再拒绝,很是干脆的就答应了下来。 不过鲁智深提出来还是比一下拳脚算了,不是欺负李祐身材矮小,而是顾忌到刀枪无眼。 万一出个好歹,就李祐这小体格,中上他一禅杖,只怕是抠都抠不出来,拳脚中上一下,好歹还能……留个全尸? 李祐当然也没有二话,笑眯眯就应了下来。 至于过程压根就不用赘述,信心满满的鲁智深上去一招还没走完,就感受到了久违的无法抗拒的力量感,然后不知道怎么着他就倒在地上了。 脖子旁边还有李祐一脚踹出来的坑,显然是告诉他这一脚下去他这脖子就断定了。 鲁智深虽然力量宏大,差不多是整个水浒传世界中的第一位,可顶多也就是能和灰背大猩猩相差仿佛呗,可李祐就不一样了,他是能和变种的金刚大猩猩刚正面的角色,力量比鲁智深大了都不止一筹。 要不是地方不合适,李祐给大家表演个倒拔垂杨柳什么的,也是……不太可能的……主要是武大郎的胳膊腿太短了…… 鲁智深起来以后还有点蒙圈,所以他表示这不算,咱们再来比过。 然后他刚摆好架势,就又躺地上了,这下可是不服气也不行了。 有鲁智深这个前车之鉴,其他人除了对李祐送上一圈彩虹屁也是无话可说。 这鲁智深的强悍那也算是远近闻名,就算是他最擅长的力量,在李祐面前都只有被吊打的份,其他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看李祐那轻描淡写的样子显然也没用太费力,收拾其他人还不是更加的轻松加愉快,也就不用再上去找刺激了,空中飞人毕竟不是那么好玩的。 虽说不是纳头便拜,好歹这二龙山和桃花山还是就此彻底并入了梁山的队伍中,而李祐也算是就此彻底树立了自己的威势。 别人不再是仅仅听说过他的名头,而是切实见识过他的本事了,自然对他这个二当家更加信服。 接下来李祐并没有急着统领大家出去攻打青州,而是先整肃起了队伍,别的不说,总要先做到令行禁止才能言胜啊,尤其是面对的还是组织有序的官军。 当然李祐也是要利用这个机会在梁山众人中广施恩德,二龙山和桃花山的人自然不用说,对李祐是十分敬服的。 尤其是一直对自己的力气十分自信的鲁智深,被李祐可是彻底打服了,和武松以及董平两位切磋过以后更是对李祐异常钦佩,这两位本事还在他之上的,都拿李祐当师傅看待,他输给李祐的那点小郁闷也就被抛到了脑后。 而林冲和花荣两人同样出自纪律部队,对李祐和武松也有着天然的亲近。 李祐又秀了一手出神入化的箭法,更是让一直以自己的箭法为豪的花荣惊为天人,差点直接找李祐拜师,得了李祐毫无保留的指点以后,自然也是唯李祐的马首是瞻。 林冲也算是直接投向了李祐这边,他们都有着类似的经历,共同话题自然也更多一些,反倒梁山众人有很多为人处世是林冲很看不惯的。 觉得队伍调整的差不多了,该整编的也都整编过了,该取得的认可也都得到了,也是时候来一场真正的战斗,进一步确立李祐的威信。 目标自然还是青州,黄信这个他们认定的杀掉宋江的仇人虽然已经被花荣射杀,可秦明和呼延灼还在呢,从哪里跌到的就得从哪里爬起来啊。 二龙山和桃花山的人马因为新加入,还没法很好的融入到梁山已有的体系中,就暂时被分拨给了李祐这个二当家来统领。 鲁智深他们对李祐足够敬服,所以李祐完全可以明目张胆的把自己的人安插到这两股人马之中。 正好武松和董平各自负责了一个山头的人马,手下李祐带出来的那些个心腹好手,也下去成了小队长一类的人物。 在这段时间的梳理和训练中,其实更多的就是为了让这些人适应李祐手下的命令,包括鲁智深他们都有点成了武松和董平的副手的意思,这才能够做到令行禁止。 同时趁着这个时间,李祐这边也早就将秦明和呼延灼那边的动向摸得一清二楚,做到成竹在胸了,这才同意晁盖他们的激将,带着原本不属于梁山的人马反而去打了头阵。 武松和董平各自统领了一部人马在清风山上驻扎,而李祐则亲自带领着手下精锐埋伏到了一边,静等着呼延灼率领大军前来。 晁盖统领的梁山大军则埋伏在更远的地方,只等李祐这边和呼延灼搦战时,冲出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顺带着给他们包圆咯。 在各自埋伏好以后,那边呼延灼就带着兵马兴冲冲的跑来了清风山。 这具体的地方自然还是李祐安排心腹主动给呼延灼那边送过去的,有前面几次帮忙战胜梁山大军的经历在,呼延灼和秦明对于这个情报来源可是信任的很。 况且他们也有安排探马,免得真的遭了埋伏。 可惜他们不知道李祐压根就没让人就近埋伏,反而在更隐蔽一些的地方藏了起来,反正他有天眼在手,完全不用担心会错过了战机。 呼延灼他们得了斥候回报,果然和情报上说的一样,二龙山和桃花山的两股人马单独驻扎在此,梁山众人大概是先回自己的地盘舔舐伤口去了,一时间精神大振。 让早就跃跃欲试的秦明打头阵冲上去,呼延灼不放心的在后压阵。 看到秦明那边已然和二龙山的人马厮杀到了一起,眼看就要被桃花山的人马夹攻,斥候却依然没有得到有埋伏的消息,呼延灼也就不再等了,带着大军就冲了过去。 为策万全,他还是留了后备队,只需要尽快打破这两个山头的人马,就算对方真的有埋伏也难成气候了。 可惜他遇到的是不能按常理度之的李祐啊。 等到董平和武松两人分别带着两个山头的人马出来接战,呼延灼无奈的发现两个山头的战斗力比之前强横了不是一点半点。 而他和秦明两员猛将完全无法冲垮对方的阵型,对方阵中多了两员猛将都不比他们二人来的差了。 一时间只能看着战况变得焦灼,却无法快速拿下这两路人马。 对方如果有埋伏,此时也早该冲出来了,这俩山头可都放过号炮了,要不就是这边被梁山的人马给坑了,成了抛出来挡路的炮灰,要不然就是对方压根没有埋伏,所以呼延灼干脆示意自己的预备队也加入战团来。 可李祐就是个非常人,就喜欢不按常理出牌,通过空中侦察机的帮忙,确定了战场的情况后,李祐一边派人去通知更远一些的晁盖那边是时候入场了,自己这边带着手下精锐也冲了出去。 呼延灼那边对于李祐的到来显然没什么准备,加上李祐和他的手下人攻击又给外的强悍,后路被抄可是让官军这边慌了神,战场上的形势顿时出现了逆转。 武松他们也是士气大振,反杀向了呼延灼他们,而此时晁盖也率领梁山本部人马杀到,官军那边的士气在这帮子生力军加入后直接就跌倒了谷底,彻底的没了战心。 之后的结果也就可以预料了,能跑的官军都跑了,跑不了的就成了梁山这边的俘虏。 而秦明和呼延灼两位也是被生擒了下来,这是之前李祐就一直交代武松和董平的,也算是被完美的执行了下来。 在李祐早就使人带来了这两位的家人的情况下,战后两人倒是很痛快的就投降了,只不过与其说是投降梁山,更像是投降了李祐个人,成了他个人的忠实拥趸的样子。 本来他们这样失败,家人免不了也是要吃挂落的,李祐这么做一定意义上也是保全了他们的家庭,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敬服呢。 就算是敌人,能够做到这个份上的也极其难得了,比起历史上宋江他们的做派可是仁义多了,也不至于让这两人心里留下疙瘩。 实际上李祐虽然见识了不少人心的阴暗,却还是有点无法理解,本就是敌人,还害死了自己的妻儿,就算是有把花荣的妹子嫁过去,秦明为什么还能那样对宋江无怨无悔的追随着。 按说这么个火爆性子的,直接抄起狼牙棒来,一家伙拍宋江脑袋上才比较顺理成章啊。 或许这才说明这梁山上的一百单八将到底都是些什么人人物?又或者真的把中年丧妻当做人生四大喜了? 经过此次大胜以后,李祐的声势自然是越发强大,整个梁山也恢复了曾经的辉煌,加上一些个官军的加入,相比刚来到青州地面时,梁山的实力反而更强大了,这还是没把李祐和一众强悍的手下计算在内呢。 之后的进程就全都如同李祐所预料的那样了,他的势力越来越强,在梁山之中硬实力也是逐步强于晁盖了。 尤其是随着战斗的次数越来越多,李祐麾下的人马也是越来越多,真心投靠他的将领可比投靠晁盖的要来得多上许多。 而新加入的那些个无论是官军还是匪军又或是民团,大都在李祐麾下抱团。 所以没用太长时间,就有手下隐约的暗示,要不要火并了晁盖,让李祐来当这个梁山老大。 李祐不急着回归,也想尽善尽美的完成这个任务,让他顺理成章的一统梁山,而不是靠着火并削减太多梁山的实力,所以并没有同意火并的计划。 不过等到林冲和花荣他们也都纷纷向李祐表达过类似的意思后,李祐知道也是时候进行最后一步计划了。 于是等到晁盖一如历史上那样中了毒箭后,李祐顺带手的把吴用也送到了敌人的弓弩前。 没了这一文一武两个头头,剩下的头领绝大部分都是支持李祐的,就算原本晁盖的麾下,对李祐那也是由衷的敬服,所以这梁山上的头把交椅很自然的就成了李祐。 也就是说,李祐就这么顺利的完成了一统梁山的任务。 这点其实上次《三国之见龙卸甲》的世界就已经是这样了,只不过上一次李祐没做太多的停留,只是选了一个合适的时机,给蜀汉的众人们一个难忘的分别。 也算是为他一直为之奋斗的统一天下的事业最后一次保驾护航,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可那次他是孑然一身,自然是想走就走,这次就不一样了,在《水浒传》的世界里还有值得他留恋的人和事,总要做好安排。 虽说不是安排后事,这意思也是差不多一个意思。 潘金莲这边也就罢了,不是李祐拔鸟无情,但是摸着良心说,他就是馋潘金莲的身子罢了。 给她多留些钱财,让她过上好日子就算是对得起她了,毕竟她之前的做派在李祐心里还是留下了疙瘩的。 至于说李祐走了以后她再出轨……想必武松会弄死觊觎她的混球的。 而对武松这个弟弟,李祐自然要安排的妥帖一些,和梁山一样,都要给他们指点一个合适的前景才行。 想让这些人相信他指点的才是正确的道路非常简单,李祐当着它们的面来个白日飞升就完事了。 这不给众人排好了位次,甚至当众宣布过自己的接班人以后,李祐在这山寨之巅,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选择了回归。 再一次在这个世界里留下了自己的传说,成为了无数人口中的神仙,甚至梁山泊周围的民众都自发的给他立祠建庙,开始祭拜他。 而有了他的这些传说,梁山众人在周围也都多了一层光环,行事愈发的顺利,也愈发得人心,后来也都按照李祐的安排得了善终。 画面一转,李祐又一次回到了系统空间之中。 百度搜索 大唐坑爹穿越系统 天涯 或 大唐坑爹穿越系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手撕鲈鱼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手撕鲈鱼并收藏。

次の

【陛下有喜[重生]】第24章

手越祐也 不要不急

我不喜歡妳。 這是我對妳說的最後一句話。 聽說春天真的要到了。 我將眼光放到一旁的花草樹木,怎麼還是那麼沒有生氣。 「阿!對不起。 」一個女孩撞到了我。 只見她丟下一句道歉後,便快速走離。 所有的人,都走的很倉促。 不知道是在急些什麼。 而我, 也聽了不下數十次的對不起。 覺得無所謂,因為這就是我的結果。 「慶太,你怎麼在這?」龍一突然出現在我身旁。 「散散步而已。 」我沒有看他,只是停下了腳步。 「是喔,看你一副心情不好的樣子。 」 「沒有,只是覺得很累。 」 「那…要不要去那間咖啡廳休息一下?」 「嗯。 」 一踏進那間咖啡廳,一陣濃郁的咖啡香使我回過神來。 我環顧四周,是一間讓人感到沉澱的咖啡廳。 龍一帶我走到其中一處的小圓桌。 店員走上前來後,我隨便指了menu上的某種咖啡。 龍一看我這樣心不在焉,便向那店員問道:「這咖啡是怎樣的咖啡?」 「這是藍山咖啡。 產自於牙買加的藍山山脈,由於其苦、香、甜三位調和極佳,香味高,所以稱得上是世界絕品。 」 「聽起來不錯,那我也要這個。 」 「好。 」 我開始仔細打量著這間咖啡廳。 這裡人不多,裝飾的也很漂亮。 看了之後,真的能慢慢使我感到平靜。 好像,從前的種種,我都能不去在意了…。 「還是因為那件事?」他說著。 「沒有阿。 」 「唉…」 「你想太多了。 」我說。 之後,龍一因為有事先走了。 我則是繼續待在那間咖啡廳,品味著我隨指一點的藍山。 藍山的味道,很美。 就跟妳一樣… 想著想著,我又哭了。 如果妳還在我身邊,那就好了。 那就好了… 只是,是我離開妳的。 來不及了… 就像妳常常說的「要趕快做好正確的決定,不然就來不及了噢。 」、「失去的就來不及了呢。 對吧?慶太。 」 輕嘆了一口長氣,我苦笑。 我以為我會放得開,所以當我得知我的好朋友喜歡妳時,我把還未觸及愛的感情捨棄了。 我說了句「我不喜歡妳。 」 於是,妳悄然離開了。 但是我沒有想到,感情是不會因此停住的。 它還是繼續的增加著… 一直到今天,已經成為愛。 但同樣的,已經來不及了。 我還在回想著那天的妳,為什麼看到妳哭,我卻還不為所動的說要分手。 真是了不起阿我,自以為很瀟灑嗎? 不斷的嘲諷著自己。 真可笑、真愚蠢。 總是在很深很暗的夜裡,拜託著…祈求著… …妳能回到我身邊。 回來,好嗎? 只是到了現在,我卻發現妳是真的不在我身邊了。 去了哪?我不曉得。 我們已經成了認識之前的陌生人,沒有關聯、沒有感情。 是嗎? 我想知道,想知道現在的妳在哪裡? 有乖乖吃飯嗎?有認真唸書嗎?身邊,是不是有個妳深愛的他。 想到這,我深鎖了眉頭。 內心一種名為醋意的東西正胡亂地在我身體亂竄。 洗完澡後,我坐到桌前。 點到了信箱。 突然,一排字停止了我正在擦頭髮的手。 『給慶太君』 只有她會這麼叫我。 只有她會叫我慶太君。 只有若會叫我慶太君。 是若…… 是若、是若、是若。 我有些膽怯地將游標移向那排字,發抖的手指給了我猶豫的時間。 只是,心中那份情感在這時湧出。 我不想來不及了。 於是,我按下了『給慶太君』。 我按掉鬧鐘,從床上撐起身子。 打開床邊的窗戶,終於有種春天要到的氣息了。 今天的風, 好溫暖。 隨手從衣櫃拿出白襯衫,即使手裡的動作沒停,但腦子裡卻不停浮現,昨晚的夢。 夢裡的妳,牽著我的手。 妳把頭依偎在我的肩上,身上有種自然的清新味道,讓我覺得平靜。 我的左手把玩著妳的髮絲,每當風一吹,就會嗅到那股自然的香味。 我們在大草原上,很安詳的靠在一起,妳的手摸起來很柔軟。 我用大手緊緊的握著妳的小手。 我微轉頭,發現妳在微笑。 笑的很幸福。 我也微笑了,我們總是這麼契合。 妳也這麼說過…。 什麼時候,我變成如此呢? 隨意的抹掉正要滑落的水珠,我對著鏡中的自己微笑著。 過了這麼久,總是會在夢裡見到妳。 不變的味道、不變的面容、不變的言語、不變的習慣、不變的笑聲… 曾經試過,愛上別人。 只是,做不到。 真的做不到。 真的… 其實本來要去上班的,但走著走著,就不想去了。 也懶得請假,就這樣吧。 我走到公園,是我常來的公園。 就跟以前一樣,會經過一個有著三個小天使的噴水池,和一個作畫的女孩。 然後,我走到一處長椅坐了下來。 風,很和緩很平靜。 也很溫暖。 早上的天空,是很清澈卻稱不上湛藍的顏色,還有些乳白色。 一旁的樹木隨風的搖擺發出了沙沙聲,從樹葉的縫隙間,有陽光灑了下來。 我輕嘆口氣,想要回想前幾天看過的小說,但不管我怎麼想,卻連小說裡的任何一句話都無法想起。 靠在長椅上,雖然使我感到平靜。 卻也讓我感到寂寞。 那封信的內容,我記得很清楚… 慶太君︰ 你好嗎? 還是跟以前一樣嗎? 已經過了半年,不知道你過的好不好 我過得很好 他也待我很好 也許你跟我分手 真的是對我好 那天我竟還跟你哭鬧 真是對不起噢 那個時候你應該沒有生氣吧? 我知道慶太君你從來不對女生生氣的 所以我才會那麼喜歡你阿! 但那喜歡也已經是過去式了 希望我剛剛那樣說不會使你感到困擾 寄這封信給你 只是想對當時的行為跟你道歉 也想告訴你 我現在過得很好很幸福 謝謝你當初作的決定。 如果可以,你能給我回信嗎? 小若 一回想,我的心又揪緊了。 緊的使我無法呼吸… 彷彿呼吸道中卡了什麼,空氣無法很順利的流動。 我想…是因為喘的關係,我流下了淚。 儘管風是多麼溫和,天空是如此晴朗,而陽光又是這般溫暖… 我的心,卻依舊, 空虛。 無法給妳回信,無法跟妳說我也過得很好很幸福。 這太難了… 因為失去妳之後,我好痛苦。 我才知道我那個決定,是我如此後悔的決定。 看到妳現在很幸福,我說得了什麼? 於是,這天晚上,我鼓起勇氣…給妳回了信。 信裡只有短短一句話。 當初的決定不用謝,妳幸福就好。 當我按下送出鍵時,一切就好像作了個結束。 應該稱得上是完美的結束。 我又到了那間咖啡廳,點了藍山。 正想緩和自己的情緒時, 手機響了。 是卡農的鈴聲。 是我專為她設定的鈴聲。 來電顯示上的名字很陌生,因為已經好久不見了… 若。 該說是驚喜還是意外? 我不知所措。 不知道該不該接,不想聽到她充滿幸福的笑語。 可是,下意識的,我還是接了。 「喂…」像是很久沒講話一樣,我的聲音很不自然。 「喂…慶太君嗎?」她的聲音,聽來有些顫抖。 」 「嗯…」後來,我聽到斷斷續續的哽咽聲。 沒想到,心揪的比方才更緊更痛…我甚至無法理性的去思考這一切。 聽到她哭,比聽到她為了另一個人笑更為難受。 「怎麼了嗎?」我的語調不知不覺中,轉為溫柔。 那是我感到陌生的聲音,第一次,我對自己的聲音感到陌生。 後來,妳說了聲對不起,就掛斷了電話。 那天之後,我反覆的想…妳怎麼了? 本來想要打電話回去問妳的,卻又提不起勇氣。 我開始翻起抽屜,找出那片妳送我的CD,總是聽妳哼著。 所以現在,我好想再聽一遍。 終於在筆記本的下面找到了,上面有妳很清秀的字體,寫著︰卡農。 我放進音響裡,按下重複播放鍵後。 整個人躺到床上。 聽了一遍又一遍,腦中也不斷的浮現…過去的種種… 我看到了妳,妳在對我微笑,手上好像握著些什麼。 妳跑到我前面,笑的很燦爛。 我指了指妳的手,妳笑了笑,然後把手伸到我面前…緩緩的打開…… 手心裡躺著一枚戒指,在陽光的照耀下,很刺眼。 我伸出手摸摸妳的頭,妳像隻小貓般的抱住我,妳抱的很緊很緊,我也把妳抱的很緊很緊。 我們都笑的很開心很幸福,因為有彼此在身邊陪伴著阿。 當我醒來時,卻只有米白色的天花板。 我關掉持續播放著的卡農,打開窗戶讓風吹進來。 儘管想把妳當成回憶,但總是在夢裡與妳相見,然後與妳相愛著。 不想夢到妳。 卻每天每天,都夢見了妳。 霎時,門鈴響了。 我理所當然的走上前去開門。 只是,當我正要開門時,傳來一陣說陌生卻也熟悉的聲音… 「別開門,慶太君。 」 「…嗯……」時間彷彿結凍似的。 「………」 沉默了許久,約莫十分鐘吧?我甚至懷疑她是不是已經離開了。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得到,她在門後。 然後兩隻小手不知所措的抓著衣服下擺,這是她緊張或不知道該說什麼的習慣。 我倚著門,等她說話。 雖然只是這樣沉默著,卻足以使我感到安心。 「慶太君…你好嗎?」終於,她開口了。 「嗯…還可以。 」我說。 「這樣阿…」 「嗯。 」 又過了五分鐘左右,她再度開口… 「我很生氣。 」 「生氣什麼?」 「你當時為什麼只說了我不喜歡妳?然後就這樣離開我?」 「……」 「我沒辦法接受,直到現在還是一樣。 你難道都不曉得嗎笨蛋!那封信只是在試探你而已,你怎麼會這麼笨哪!你是豬嗎?還是白痴?」她哽咽的說著。 「我真不懂我當初怎麼會跟你在一起?竟然連我的心意都不知道,你難道以為跟我分手我就會跟你朋友在一起嗎?你以為我是這麼隨便的人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嗎?你這笨蛋、你這豬頭…我真受不了………」我不讓她繼續罵下去,失去理性的我開了門就抱住她。 「對不起…」我不曉得能對她說些什麼。 「唔阿…你真的不是普通的笨耶,難道真的到現在才發現嗎?我真的很受不了你噢…總是這樣……」她邊哭邊罵著。 我就是佩服她這一點。 她小小的臉埋進了我的胸膛,還是跟以前一樣。 短短的棕髮、白皙的皮膚、然後愛邊哭邊罵的抱著我…肩膀總是輕微的顫動著,小小的手會握緊拳頭搥打著我。 而我,總是緊緊的抱著她,不讓她走。 「你難道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我都難過了半年多耶…太沒良心了吧?」她抬起頭,用著滿是淚水的大眼望著我。 「………」我只是微笑著,想這樣凝視著她。 此時的我,只想將此刻的妳抱著,不再讓妳走。 罵我也好、打我也好…就是不要離開我。 好想念妳的手在我的手裡,也好想念妳將頭倚在我的肩上。 喜歡看妳用著小老師的樣子對我說教… 總是說著「不可以這樣噢,慶太君。 」、「要這樣才行噢,慶太君。 」 然後又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對妳累積了這麼多的回憶,全都是無法就這樣將這些封存的。 一直都很想妳。 「我還是覺得慶太君你該說些什麼噢。 」 「我的襯衫溼透了。 」我笑著說。 「這不是重點吧?」 「今天要不要跟我一起睡覺阿?」 「不是說這個!!」 「嗯……」我笑著看她。 今天這個時候,已經不是用喜歡兩字就能輕易道出的。 從今以後,我的視線裡,一定要有妳。 「我沒有不喜歡妳。 其實…我好愛妳。 」 我將頭埋進她的肩頭, 還是那股清新自然的味道。 「慶太君,白色情人節快樂噢!」 溫暖的風,輕拂過我們的髮絲。 【完】.

次の

第一四四章 吊打(1/2)_大唐坑爹穿越系统_天涯在线书库

手越祐也 不要不急

時間 Sun Nov 26 20:24:30 2017 三人坐在店裡最邊的小方桌,苡霏晴茵同一側,祐熙在她倆對面,桌上三杯都是 黑啤,坐在苡霏面前的祐熙假裝看著店裡的裝潢,客人的打扮,騎樓的路人,為 的就是逃離著苡霏的目光。 「我不知道妳們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然後... 」晴茵把目光放在祐熙身上, 「大學之後,我幾乎與妳斷了聯繫,這些年妳到底都在做什麼?」指責的話語卻 又帶著關心的語氣。 「打工然後賺錢。 」祐熙拿起桌上的酒杯,這已是今晚的第二杯,祐熙從沒過這 樣,一晚兩杯。 「整個大學生活?」家境富裕的晴茵,完全無法理解為何要把人生全花在賺錢這 種事情上。 「加上現在。 」祐熙補充。 「那好,接下來的問題是,妳們兩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晴茵眼神冷冽的盯著 兩人,就是要等個答案。 「沒什麼,就只是再度相遇而已。 」苡霏平靜的說。 「朋友分隔兩地感情淡了很正常,只要再度相遇就可以回到過去,但妳們兩個怎 麼會相遇之後,反倒再也不見了,任祐熙,妳到底是哪裡有問題,苡霏怎麼會說 妳們不再見面了?」 「妳知道多少?」祐熙不確定苡霏讓晴茵知道了多少,但微醺的她打算就這麼豁 出去,把這一切翻出來算清楚。 「我什麼都知道。 」晴茵一臉的篤定,祐熙卻想震撼一下晴茵,她繼續說「那妳 知道我跟苡霏在一起過嗎?」 聽見這話的苡霏沒半點反應,反倒晴茵皺著眉,「妳們不都是一起行動,我知道 妳們感情很好。 」 「我們曾經是情人。 」這句話出自苡霏的口。 「妳們... 」晴茵驚訝的看著苡霏,「吳苡霏,這事妳怎沒跟我說過。 」 「女孩愛女孩這事是要怎麼說。 」不知道是喝醉了,還是對這段感情有太多的自 我糾結,祐熙今晚就這麼放縱自己的情緒,毫不掩飾的說出每句話。 「妳們,等等,吳苡霏,那妳當時不想結婚都是因為任祐熙?」晴茵的這句話卻 微微的撼動著任祐熙。 苡霏沒回話,等同默認。 「早知道如此,當初我就不應該拉住妳的手,這一切也不會演變成這樣。 」晴茵 一臉的懊惱,祐熙清醒了自己的腦,她仔細的聽著晴茵的每句話。 「無所謂,一切都過了,也成了。 」苡霏還是面無表情。 「那現在要妳生小孩的事情怎麼辦?」晴茵突然發現自己就是推苡霏入地獄的幫 兇,內心莫名的慌張。 「小孩?」祐熙的音量瞬間提高,「妳的公婆真的開始逼妳生小孩了?那謝天麟 沒做什麼嗎?」 「任祐熙,妳見過謝天麟了?」在苡霏的婚禮上沒見著祐熙,晴茵還以為祐熙跟 這家人都不會再有關係了。 「見過了,還知道是假的。 」祐熙語氣帶著與她無關的無奈。 「什麼假的?」晴茵的慌張持續著,她總覺得今晚會有很多的震撼。 「我跟謝天麟是假結婚。 」苡霏拿起酒杯,一喝就停不下來。 造謊就如同施放慢性毒氣,會逐漸侵蝕真實的自己,最後只能悲憐的躲在面具後 生活,苡霏就是如此,她真希望這杯下去就麻痺那想真實活著的心。 「不能這樣喝酒啦。 」祐熙一把接過苡霏手上的酒杯,放在自己眼前。 「你們... 我到底做了什麼。 」晴茵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苡霏,「怎麼會是假結 婚,這事妳怎也沒跟我說,吳苡霏,妳到底還有多少事情我不知道。 」 苡霏嘆口氣,「大概就這些,剩下的就是我明年會離婚。 」 晴茵輕拍著自己的額頭,「我的天啊,我那一握搞砸了妳的人生嗎?」 此刻的晴茵非常後悔當初在醫院裡握住苡霏的手,她壓根沒想到,苡霏最後會選 擇假結婚,不,應該是早知道苡霏跟祐熙的過去,那她就會站在她倆這邊,也不 會讓一切變得如此棘手。 「如果不是自己也想那麼做,又有誰能搞砸自己的生活。 」祐熙摸著自己的額頭, 有些發昏,卻又不想現在離去。 「我們聊些別的話題吧。 」苡霏拿回自己的酒,又招來老闆點幾個菜。 「妳呢?這幾年還好嗎?」祐熙很識相的順著苡霏的意,對著晴茵開了新話題。 高中畢業後,祐熙與晴茵是真的不曾相見,那個年代除了市內電話,唯一可聯繫 的就剩下PTT,但是這兩人都沒在使用,當然也不可能再連絡,縱使後來手機開始 普遍,卻也沒想過要給彼此聯繫的方式。 店裡燈光昏暗,但祐熙還是可以看得出眼前晴茵的模樣,除多些女人味外,外貌 倒是沒變。 「結婚了,一切都好。 」晴茵結婚了,但話中卻沒喜悅。 「現在幫忙家裡?」祐熙雖這麼問,心裡卻想著她老爸應該捨不得讓寶貝女兒工 作吧。 「公司是我先生的事,我每天只負責優遊自在的過活。 」 「還真不錯。 」果真如祐熙所想,「那他就是娶了妳之後進妳家公司工作?」 「跟我結婚的就是我爸公司的總經理。 」說到這,晴茵的臉色沉了下來。 「公司總經理?」 「對啊... 」這次換晴茵沉默了。 「她爸爸要總經理接下這家公司,所以把晴茵嫁給她,不過公司股份都在晴茵 名下。 」苡霏幫晴茵補話。 「妳家沒其他人可以接嗎?」祐熙困惑地說。 「我那個哥哥整天只會打混,我爸早就不寄望他。 」 「所以妳就這麼乖聽妳爸的安排?」 「我的困境妳不懂的。 」 「汪晴茵,我還以為妳會如梅若鴻那樣有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戀愛,怎麼會變成這 樣,妳跟他之間有愛嗎?」祐熙這下糊塗了,這不是個自由戀愛的時代嗎?可眼 前的這兩人,怎都是聽著父母命結婚。 「愛是什麼東西,能吃嗎?」 「妳以前不是很愛馬景濤?」祐熙回想那時,腦子裡可還有晴茵那時的幸福樣。 「少女情懷總是詩,但現實生活裡詩哪能當回事。 雖是奉父命,他也還算照顧 我。 」晴茵話語沒情緒,感覺倒也接受這樣的安排。 「妳們倆的婚姻都真令人不敢置信。 」 祐熙注意到苡霏只顧著喝酒,剛又向老闆要了第二杯。 「別說我了,那妳呢任祐熙?」換晴茵開始提問。 「剛說過了,打工賺錢,賺錢打工。 」祐熙嘴上回話,心裡卻是思考著要不要打 斷苡霏。 「然後等著苡霏?」這兩人的感情事在今晚已經不屬機密性質,晴茵想問就提。 「大學畢業後,交過一任男友,沒多久就分手了。 」祐熙最後還是拿起肉串遞到 苡霏面前,「配點東西,別只是喝酒,容易醉。 」苡霏順手接過,卻放在自己桌 前的小盤上。 」晴茵頓了一下才說「還記得高中的約定吧?」 「什麼?」祐熙一臉疑惑。 「嘖,就外星人啊,那個梗到底是什麼,妳說過交第一個男友就要說的。 」晴茵 的神情瞬間回到高中那無憂的模樣。 「我都忘了,那個啊... 就是一個,是一個關心的梗吧,細節我也記不太清楚了。 」 嘴上這麼說,祐熙卻又想到被苡霏拎著照顧的過去。 「什麼嘛!那既然妳交了男朋友,對苡霏不就等於也沒有...... 」 「苡霏出國後,他一直陪著我又對我很好,所以就答應了,但相處上就只像朋友, 最後各自退一步回到朋友的位置。 」 祐熙餘光盡是瞄著苡霏,她卻只是看著騎樓下,喝酒發呆,也不知道有沒有把祐 熙的話聽進去。 「那開始幹嘛交往啊?」晴茵邊說邊拿起夾子,分裝大盤上的小菜到每個人桌前 的小盤。 「我以為慢慢培養就會有愛啊,誰知道無愛就是無愛。 」祐熙也決定就放任自己 這晚,她也開始一口酒配著晴茵的問題。 「如果愛是可以放進培養皿裡面,加幾滴藥水就培育成功,那所有的男二都可以 得到女主角了。 」 「意思是妳不愛總經理?」祐熙看著苡霏只剩下半杯的酒,實在很想阻擋她繼續 喝下去。 「任祐熙,婚姻有很多種,其中一種就是不需要愛,只需要相敬如賓。 」晴茵淡 淡地回應。 祐熙實在很難把晴茵這落寞的表情與高中時無憂的千金樣聯想在一塊,她不懂晴 茵的父親到底在想什麼,女兒的幸福有比自己的事業重要嗎? 雖然錢非無所不能,沒錢卻是萬萬不能。 祐熙在內心嘆息著有錢人必須繼續追著錢跑的可悲。 不過也多虧了這些有錢人投 資各項資產,她也才有錢可賺。 這樣說起來,她任祐熙也算這群有錢人的幫兇。 「之後呢?」 「之後?沒了,就這樣。 」祐熙發現自己的生活是這三人裡最單純的,她不用像 苡霏跟晴茵這樣的被逼迫著結婚,她開始想著,如果自己是苡霏或晴茵,那該怎 麼辦? 「妳的生活還真... 」晴茵話沒說完,祐熙就自己接續「美好,跟妳們倆比起來, 我是自由、自主又隨心所欲。 」祐熙開始可以體會苡霏的不得已。 祐熙一口氣喝下半杯的黑啤,微醺的感覺又加重,腦子好似也停頓了,她得花點 力才能看清眼前的苡霏,「吳苡霏,孩子的事情妳打算怎麼辦?」 「我自己會處理,妳不用擔心。 」直接一盆冷水澆熄祐熙的關心。 「妳該不會真的想生吧?」晴茵擔憂的說。 「能有個自己的孩子也未嘗不好,反正天麟的基因應該也很好。 」苡霏也不知道 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說,但她就是氣祐熙遠離後的關心,既然要切乾淨,那就什麼 都別管啊。 「那妳離婚後孩子怎麼辦?」這下換祐熙急了。 「那是我的事,走到這地步或許不用離婚。 」苡霏冷看著祐熙,「反正妳也不要 我了。 」 這話一出,三人全沉默了。 「可是我擔心...... 」祐熙開始後悔切斷兩人過去的關係。 「不要了就不用擔心。 」苡霏態度堅定。 「欸,妳們兩個別這樣。 」晴茵看這僵住的氣氛,連忙轉話題,「對了,祐熙, 把妳手機號碼給我。 」 祐熙隨手抓張紙巾寫下號碼給晴茵,雙眼的視線卻沒從苡霏身上離開,但苡霏卻 別過頭,看著騎樓下的人車。 「吳苡霏... 」苡霏對於祐熙的呼喊,沒反應。 」祐熙突然覺得自己很不應該,不應該不站在苡霏的立場想,不應該沒給 苡霏解釋的機會,不應該只聽自己想聽的,不應該只關心自己的情緒,不應該只 在乎自己的那道傷痕。 很多的不應該都不應該。 「都過去了。 」 「妳說我不要妳,但那時妳也拋下了我。 」 「妳明知我是不得不如此。 」啤酒下肚的苡霏,回話也帶著情緒。 「我就是生氣妳的不得已,為什麼不抗議或做點什麼,為什麼要順從的活著?還 記得妳說過絕對不會讓我有為妳難過流淚的時候嗎?但是那時我卻為妳流下淚。 」 祐熙的聲音越來響。 「任祐熙,小聲點。 」晴茵現在真是一個頭兩個大,早知道就不要留住祐熙。 「我何嘗不心痛,但我們都還是學生,學生,手無寸鐵又有夢的學生!與其那時 與他們作對,倒不如忍著到獨立後,再來爭取自己真正想要的。 我已經想盡辦法 克服這難關,甚至賭上我的人生選擇假結婚。 」 壓抑已久的兩人都想把話說清楚,而且一次說清楚。 「欸,妳們兩個冷靜點。 」晴茵不怕她們大吵,只怕吵到其他桌客人,至少也轉 移陣地再理論。 「妳回國後經濟獨立了,根本就不需要結婚,可以選擇與他們對抗,為什麼要輕 易低頭。 」祐熙又是一陣暈,她開始擔心自己是不是喝多了。 「我的對抗都讓我媽進了醫院,妳還要我怎麼辦。 」苡霏沒說出口的還有來自母 親家族的威脅。 「妳們都不要說了,這一切都怪我。 」晴茵打斷了兩人的爭論,「那時阿姨真的 為了苡霏的抗議自殘,並不嚴重,苡霏也打算轉頭繼續抵抗,但是我拉住苡霏跟 她說了,這次只是這樣,但無法擔保下一次,所以她才會走入婚姻,只是我沒想 到會是假結婚,早知道我就放她去了。 」 「任祐熙,有個以死相逼的家人妳能怎麼辦,要斷絕關係棄她而去嗎?但她是我 媽啊... 」苡霏強忍著在眼眶裡打轉的淚,直盯著任祐熙。 祐熙不吭一聲,內心卻滿是後悔。 苡霏靜默待情緒撫平後才輕聲說「誰都沒有錯,一切只錯在我們根本不該相遇。 」 語氣淡的就像是說給自己聽一般。 cc , 來自: 36. 226.

次の